双色球彩票

行業要聞
當前位置: 主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要聞 >

去產能擠壓散運市場

相較“汽運煤”,中國煤炭行業發展狀況更直接影響沿海煤運市場。煤電整合預期之下,電廠按需購進煤炭,煤價和運價大漲大落或有所改善。
  在從事煤炭運輸的航運企業看來,“汽運煤”影響的主要是鐵路和礦區,航運企業是運輸下水的煤炭。此外,涉及“汽運煤”的北方港口下水的煤炭,基本都是出自大礦,該些大型煤炭銷售商會安排鐵路計劃;此前走汽運的煤炭,有很大可能會被大型煤炭銷售商整合,再走集裝站,經由鐵路運輸集港,因此對航運企業而言影響不大。相較“汽運煤”,中國煤炭行業發展狀況更直接影響沿海煤運市場。
  煤炭行業面臨去產能的任務,這將對沿海煤炭運輸產生影響。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副會長姜智敏稱,去年煤炭去產能目標是2.5億噸,今年任務量會減小,但難度加大。
  進口煤炭受限
  中國雖然是煤炭生產大國,但近年來一直是煤炭凈進口國。去年,在去產能政策、限產的影響下,國內煤炭供給偏緊,北方港口持續低庫存,中國電力、冶金等耗煤大戶拉運進口煤大幅增加,進口煤順勢而上。去年,中國進口煤炭約為2.5億噸,同比增長約20%。今年以來,中國進口煤量繼續增長,海關總署最新數據顯示,前5月,中國累計進口11168萬噸,同比增長29.6%。
  對此,光大期貨動力煤高級分析師張笑金分析認為,“今年煤炭進口同比再現大幅增長的原因是華南電廠對進口煤存在剛性需求。下水煤價格維持高位,進口煤價差拉大,給予進口空間。”
  具體來看,中國進口煤來源國為印尼、澳大利亞、朝鮮、俄羅斯、蒙古五國。其中,印尼和澳大利亞占比達70%;動力煤為主、煉焦煤其次、少量無煙煤。印尼、澳大利亞的動力煤主要供應中國南方電廠;澳大利亞、蒙古國的焦煤供應河北省、內蒙古自治區;來自朝鮮、澳大利亞、俄羅斯的無煙煤流向山東、河北和遼寧省。
  但中國對煤炭進口實行限制政策,這在另一方面會對國內煤炭市場有利好影響。2月18日,海關總署發布公告稱,2017年度將暫停進口朝鮮原產煤炭,從2月19日—12月31日,朝鮮煤不會進入中國市場,促使消費企業將采購重點轉移至國內。3月開始,國家嚴格執行限制進口煤炭政策,原來的進口煤中的五項微量元素檢驗出具通關單需一周時間就可完成,而新政策執行后將延長至14~30天。此外,印尼煤供應問題也依然存在,受雨季影響,印尼低卡煤炭報價仍保持高位,中高卡煤炭價格也出現跟漲。
  煤電整合預期
  “富煤、少油、缺氣”,這樣的資源稟賦決定了煤炭依舊是中國最主要的基礎能源,也決定了火力發電是最主要發電方式。近些年來,火力發電占全國發電量的比重一直維持在70%以上。火力發電作為煤炭最大的下游,火電耗煤占到中國煤炭消費的一半左右。
  市場經濟環境中,煤電經常發生上下游零和博弈的矛盾。目前,中國煤炭企業的效益主要取決于煤炭價格高低,而對于電力行業而言,燃煤成本是火電企業主要的變動成本。正是由于雙方的利潤都取決于煤炭價格,因此煤炭價格的高低直接決定了雙方的利潤,一方希望價格盡可能地高,而另一方希望價格盡可能地低,這就造成了雙方利益的沖突。
  今年以來,煤電央企重組的預期不斷升溫。空穴不來風,全國“兩會”期間,國家發改委、國資委有關人士頻繁提到煤電央企兼并重組是解決煤電產能過剩的手段之一。6月4日,中國神華和國電電力同時發布公告稱,雙方的控股股東神華集團和國電集團擬籌劃涉及公司的重大事項,兩家企業于6月5日停牌。此舉引發了業內對煤電整合預期的聯想。
  據記者采訪獲悉,神華集團自身煤電合并目前還在推進過程中,國電電力系統旗下的電廠,僅華東地區就覆蓋3家,年耗量在2000左右,如果以后全部納入神華自有電廠供煤,可能成本會有所降低。此外,國電電力旗下也有自己的燃料企業和船隊,神華集團亦控股航運企業——神華中海航運公司,目前雙方并未接到合并安排通知。
  目前來看,神華集團的煤電聯營已有所成就。有報道顯示,神華集團總裝機容量已經達到6500萬千瓦,同煤集團總裝機達1400萬千瓦,陜煤電力權益裝機達到1200萬千瓦,淮南礦業集團和山西焦煤集團參股、控股煤電裝機規模均超過1000萬千瓦。神華集團因為旗下相當規模的裝機容量,在2015年度成功實現以電補煤,當煤炭行業日薄西山之際,神華集團卻免于虧損。
  對于煤電整合的預期,浙商證券交運分析師韓軍向記者表示,沿海干散貨運輸市場70%以上的貨源是煤炭,目前煤炭企業和電力企業均有相應船隊,如果煤電進行整合,相應的船隊也會進行整合,規模會變大,加上貨源穩定,存在潛在擴充船隊的可能性;另一方面,投放到市場上的貨源會減少,如此就會形成供給和需求兩端對沿海干散貨運輸市場的擠壓。